<progress id="tn3qh"></progress>
    <source id="tn3qh"><track id="tn3qh"></track></source>
    <source id="tn3qh"></source>

    <b id="tn3qh"><acronym id="tn3qh"></acronym></b>
    <video id="tn3qh"><track id="tn3qh"></track></video>
  1. <source id="tn3qh"><menu id="tn3qh"><noframes id="tn3qh"></noframes></menu></source>
    ?

      

    舊版網站|English|利安達國際

    新聞中心

    工作研究

    中國“走出去”礦業企業境外特殊稅收的初探

    摘 要

    由于礦產屬于東道國的不可再生的稀缺資源且有投資大,回收慢、高風險與高收益等行業特點,東道國對采礦業除了對正常收入或利潤征稅外,往往還征收特殊的“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由此加重了中國“走出去”礦業企業的稅負,并造成了相應的投資和經營的困難和挑戰。筆者在本文簡要介紹目前境外礦產業的現狀以及“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的稅收議程,同時對主要境外各國“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的稅基及征稅規定做示例介紹,并提出若干應對措施,以供相關者參考。



    【關鍵詞】礦產業/能源產業  權益金 超額利潤稅/暴利稅  雙邊稅收協定  境外稅收抵扣






    一、境外礦業現狀及分析




    目前,我國能源與礦產供應安全形勢極其嚴峻,礦產資源消費量占全球的32%,有12種戰略性礦產資源對外依存度超過70%,但儲量僅占世界的7%。



    也就是說,我國礦產資源的嚴酷現狀是:富礦少,貧礦多、共生礦多、開采難度大,部分關鍵礦種還存在“被人卡脖子”的困境。



    但是,我國目前已經進入工業化、城鎮化、現代化進程的關鍵時期,我國礦產資源需求呈現剛性上升態勢,資源短缺對我國經濟發展的約束將進一步增強。



    面對這樣的嚴峻形勢,“走出去”是我國礦業企業保障國家資源安全的重要途徑。



    但是礦產采掘業的特點是資本、技術密集,投資風險大。在很多境外東道國,稀有礦產都是其國民經濟支柱產業。



    特別是近些年來,受經濟衰退、地緣政治等多重因素的影響,全球礦業投資總體面臨三大風險,即政治和安全風險增加(政權更迭、社會動蕩等)、保護主義抬頭(其中就包括各國激進的礦產業稅收政策規定的相繼出臺加稅、還有國有化等)、礦業投資壁壘升高(安全審查增加),這加大了中國“走出去”礦業投資的挑戰和風險。



    但是,與此同時,全球低碳化發展為銅、鎳、鋰、鈷等能源轉型升級相關的戰略性金屬打開了新的增長空間,金屬礦產行業有望迎來一個超級周期,全球礦業市場存在重大發展機遇。



    中國新能源產業的發展依托國家政策支持,發展勢頭強勁,前景極為光明。



    中國相關礦業企業應抓住時機,盡快“走出去”,有所作為。對此,中國“走出去”礦業企業如何認識和把握東道國相關稅收政策和規定,就顯得更加迫切和重要。






    二、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的基本原理




    國際上絕大數國家對礦產資源的出讓收入或對資源租金稅稅基分兩大類稅種征稅:



    第一大類是對所有行業都適用的通用征稅的稅種,如企業所得稅和增值稅;

    第二大類是對能源、礦產業特點征收的特殊稅費,如權利金(royalty)和超額利潤稅(Excess profit tax)。



    筆者下文就第二大類,即比較特殊的權利金和超額利潤稅,作以下簡述。



    權益金的英文“royalty”有皇家(royal)的含義,源于歷史上英國等國家的皇家對金、銀等“皇家金屬”的所有權 ,彰顯了礦產資源所有者權益的核心內涵。



    權益金制度的出臺主要源于礦產資源不可再生性和經濟地租概念。



    美國《法律定義大辭典》對“權益金”的定義是:“權益金是因采掘礦產資源而支付的費款。”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在線投資詞典》的定義是:“權益金是獲得在租約范圍內特許采掘礦產資源的礦業權人向資源所有者支付的費款。權益金是按生產收入的一部分支付的,其數值取決于礦產類型和市場條件。”



    全世界的礦法規定的權益金收取辦法基本上都遵循了這兩個定義的基本原則,即權益金是礦產資源國或礦產所有者憑借礦產資源資產出讓的獲取的補償收入(或收益),一般是:按礦石采掘量或生產量-從量計征、或按照在采掘和銷售后支付-從價計證。



    只是有些國家將此類稅冠以不同的名稱,如“礦產稅、礦業稅(mineral tax)或采礦稅、采掘稅、礦產資源稅、礦產使用費資源補償費、礦產儲備使用費(Mineral Reserve Use Fee )等名稱。

     

    對于礦產業資源租金稅,其是直接對礦產資源產生的經濟租金所課征的稅收,也被稱為超額利潤稅或稱附加利潤稅(surtax)、暴利稅(windfall tax)。



    資源租金稅最早由Garnaut和Ross(1975)提出,其特點是將稅收負擔與經濟租金直接聯系起來。



    資源租金稅最典型的課征方法是,從一個礦產資源開采項目的累計收益(或收入)中扣減掉累計相關成本和費用,然后對一定回報率之上的凈現金流或利潤額進行征稅。



    超額利潤稅通常指對超過規定的“正常”利潤之外的利潤征收的一種稅,即對企業正常利潤進行企業所得稅的征稅后,再征收的一種額外利潤調節稅,類似于企業利潤的附加稅。

     

    礦產資源權益金體現的是所有者的權益,企業所得稅(包括同類性質的超額利潤稅)體現的是國家的政治權力。



    二者的主要區別是權益金是針對資源開采征收的費用,只要開采就要收取,一般不扣除成本。而企業所得稅(包括超額利潤稅)是針對銷售利潤收取的,要扣除相關成本。



    二者除了屬性不同之外,分配也不同:權益金歸所有者,企業所得稅歸國家財政。






    三、若干國家的權益金

    和超額利潤稅簡介




    3.1 贊比亞礦產使用稅



    贊比亞礦產使用稅是用于支付獲得礦產提取物的稅。征稅范圍主要包括:普通金屬、能源礦產、寶石、工業礦產、貴金屬。贊比亞礦產使用費稅率詳見下表:




    贊比亞礦產資源稅稅率表

    (2023年預算法案調整后)




    3.2 剛果(金)的礦業稅和超額利潤稅



    3.2.1 剛果(金)的礦業稅



    2018年,剛果(金)頒布新礦業法,上調了所有礦產的礦業稅的稅率,新礦業法主要影響大礦山的稅率,對于小礦山和手抓礦仍然沿用原有10%的礦業稅包干稅率。



    對于大礦山而言,銅和鈷的礦業稅稅率若從2%上升至3.5%,參照現在40美元/磅的價格,大概將增加0.71萬/噸的成本(不含增值稅)。



    對于小礦山而言,新礦業法并未對稅率采用調整,仍然按照2003年的稅法,采用單一稅制,按其銷售額10%征收單一稅。鈷等戰略性金屬由2%上漲到10%。



    3.2.2 剛果(金)的超額利潤稅



    2018年,剛果(金)的超額利潤特別稅的規定主要見于《礦業法典》第251bis條及《礦業條例》第530 bis條。



    其主要規定有:



    超額利潤按照每個產品總營業盈余計算。財務年度中產品實際平均銷售價格超過銀行可行性研究注明的該年度產品平均銷售價格的25%的,就可適用征收超額利潤稅。



    并且,超額利潤特別稅僅適用于處于開采階段的礦業公司。根據剛果(金)《礦業條例》第530bis條,作為稅基的超額毛利潤,“等于該會計年度總營業盈余額與基于銀行可行性研究的數據計算出的該年度總營業盈余額增加25%之后的金額的差額。”



    作為超額利潤特別稅稅基的總營業盈余,由相關財務年度總營業盈余額,減去礦業項目銀行擔??尚行匝芯恐凶⒚鞯耐昕偁I業盈余額增加25%后的差異構成。



    也就是說,剛果(金)對礦產業企業,除了對正常經營利潤征收企業所得稅(從原來的所得稅率30%提高到35%)外,還加征一道50%的超額利潤稅。



    3.3 阿爾及利亞的超額利潤稅



    阿爾及利亞從2007年開始征收超額利潤稅,其征收對象是針對高油價給合同者所帶來的超額利潤。



    超額利潤稅按照項目日產量水平和滑動比例征收,稅基為合同者的分成收入。具體的超額利潤稅稅率見下表。




    3.4 澳大利亞的權利金和礦產資源租金稅(MRRT)



    3.4.1 澳大利亞的權利金



    澳大利亞對資源開采征稅通常被稱為權利金(royalties),征收標準由各州制定,從價征收、從量征收和從利征收三種計稅方式各州也有所差別,優惠規定和激勵措施因計算方法而各自不同,如西澳對鐵礦石實施7.5%從價計征,南澳5%,昆士蘭2.7%。



    為減輕不同時期礦山企業負擔,州政府一般出臺靈活性的免征或減征政策,以促進企業盡快收回投資成本和調節企業收益。



    例如針對鐵礦石,南澳大利亞州政府規定,新建礦山前五年權利金稅率為2%;北方領地政府針對礦產品產值的前5萬澳元免征權利金;昆士蘭州和塔斯馬尼亞州政府為鼓勵礦山企業延長產業鏈,推動礦產品深加工產業,對在本地采選或采選冶煉企業免征20%權利金。



    3.4.2 澳大利亞的超額利潤稅



    澳大利亞直到2010年才開征“超額利潤稅”(RSPT),額度較高,門檻較低,后來因其對全澳礦業界負面影響很大,澳大利亞2012年將“差額利潤稅”改成“礦產資源租金稅(MRRT)”,降低額度的同時提高了門檻。



    具體方案是:

    ① 對石油、天然氣、鐵礦石和煤炭四種礦產征收;

    ②門檻為年利潤5000萬澳元以上,即大量中小礦山企業免征;

    ③ 對年利潤5000萬澳元以上的企業,以資本收益率的7%加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為門檻征收;

    ④同時還規定可抵扣所得稅和所在州的資源稅。



    3.5 歐盟成員國的團結貢獻繳款(Solidarity Contribution)



    歐盟成員國根據2022年10月6日生效的《關于采取緊急干預措施解決高能源價格問題的理事會條例》,推行團結貢獻繳款(Solidarity Contribution),即以“超額利潤”為稅基應對能源危機。



    根據該條例,歐盟成員國應在2022年12月31日之前通過并公布實施針對原油、天然氣、煤炭和煉油行業的團結貢獻繳款,除非該成員國已實施了等效稅收措施。



    具體而言,如果在歐盟成員國境內從事原油、天然氣、煤炭和煉油行業活動的公司和常設機構,在2022納稅年度和/或2023納稅年度的應稅利潤超過2018-2021納稅年度平均利潤的120%,則超過部分將被視為“超額利潤”,并被課以稅率不低于33%的團結貢獻繳款。



    3.6 蒙古國礦產儲備使用費(Mineral Reserve Use Fee )



    蒙古國出臺了《蒙古國普通礦產法》和《蒙古國礦產法》分別規定了普通礦產儲備使用費和礦產儲備使用費的征收。



    《蒙古國普通礦產法》規定:“普通礦產”是指可用于道路和建筑材料廣泛分布的沙子、礫石、磚粘土、玄武巖、花崗巖和建筑用石等。普通礦產儲備使用費按照開采銷售或者運輸銷售和使用的所有類型普通礦產產品銷售價格的2.5%計算征收。



    《蒙古國礦產法》規定:“礦產”是指水、石油、天然氣、放射性和普通礦產以外的其他類型礦產。



    礦產儲備使用費按下列稅率征收:開采自用、內銷或者運輸銷售的煤炭按銷售價格的2.5%征收;向蒙古國銀行及其授權的商業銀行銷售的黃金按銷售價格的5%計征且不進行附加征收;除上述煤炭和黃金外其他類型的礦產按該類礦產品銷售價格的5%征收,并充分考慮該產品市場價格的增長、生產制作水平,在基本稅率上附加征收的稅率進行計算征收。



    3.7 哈薩克斯坦的礦產開采稅和超額利潤稅



    3.7.1 哈薩克斯坦礦產開采稅



    哈薩克斯坦對地下礦藏使用者應為在哈薩克斯坦境內開采的各類礦物原料、石油、地下水及醫療用泥單獨繳納礦產開采稅。



    (1)原油和凝析油的礦產開采稅稅率從5%至18%不等,具體取決于累計年開采量。根據購銷合同或者收費協議向國內煉油廠供應石油,礦產開采稅稅率可以降低 50%。



    (2)用于出口的天然氣礦產開采稅稅率為10%。用于境內銷售的天然氣礦產開采稅稅率從 0.5%至 1.5%不等。



    (3)經過初步加工的礦物和煤炭的礦產開采稅稅率從0至18.5%不等。



    (4)醫療用泥礦產開采稅稅率為 0.015-0.02 倍的月核算基數。



    (5)每 1 立方米地下水礦產開采稅稅率為0.001-1 倍的月核算基數



    在每一個單獨的礦產使用合同下從事業務的地下礦藏使用單位,構成超額利潤稅的納稅人。



    3.7.2 哈薩克斯坦超額利潤稅



    哈薩克斯坦對差額利潤稅的征稅對象是:根據規定計算每一礦產使用合同超額利潤稅時確定的凈收入,超過按規定確定的抵扣金額25%的部分,構成超額利潤稅的征稅對象。



    計算超額利潤稅時,地下礦藏使用單位應針對每一個礦產使用合同,按照規定的方法,確定下列相關的征稅對象:

    ①用于計算超額利潤稅的凈收入;

    ②用于計算超額利潤稅的應納稅所得額;

    ③礦產使用合同的年度總收入;

    ④用于計算超額利潤稅進行的扣除;

    ⑤礦產使用合同的企業所得稅;

    ⑥非居民通過常設機構執行礦產使用合同凈收入的估算納稅額。




    3.8 俄羅斯的超額利潤稅



    3.8.1 俄羅斯的礦產資源采礦稅(mineral extraction tax)



    俄羅斯征稅于2002 年1 月1 日起開始征收礦產資源采礦稅,該稅的征稅對象是:



    ①礦產資源開采稅納稅對象為從俄聯邦境內地下開采的,供納稅人使用的礦產;

    ②從礦產開采中產生的殘渣及廢料中獲得的、根據俄聯邦礦產法應該獲得許可的礦產;

    ③在俄境外俄聯邦司法管轄區域內的礦場開采的礦產(在外國租賃的地區或根據國際條約的規定)。



    根據俄羅斯《稅法典》第 338 條規定了礦產資源開采稅的稅基為所開采礦產的價值或數量。



    其中,需經脫水、脫鹽、穩定后的石油和伴生氣、天然氣、凝析油(在新的海上油氣田開采、符合規定期限的除外),以及煤和全部或部分位于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區領土的地下土壤中開采的多成分復合礦石,按照開采礦產的實物數量征稅。



    俄羅斯的礦產資源開采稅的稅率可以是從價(稅率由4%-30%不等)適用于應稅基數,也可以是從量稅,具體適用于提取礦物的數量(例如,以盧布每噸計算),取決于開采條件和礦物資源的類型。納稅人繳納的礦產資源開采稅可以在企業利潤稅稅前扣除。



    3.8.2 俄羅斯的超額利潤稅



    俄羅斯于2023年6月13日出臺了第 379248-8號法律草案,其中包含對大型企業征收“超額利潤稅”的參數和條件。



    根據該法律草案,從2024年1月1日起,對2021年和2022年平均利潤超過10億盧布的實體征收超額利潤稅,稅基為2021年利潤和2022年平均利潤超過2018年利潤和2019年平均利潤的增量,稅率為10%。



    如果2021年和2022年的平均利潤不超過2018年和2019年的平均利潤且不超過10億盧布(不適用于合并納稅人集團成員),則稅基為零。



    稅款必須在2024年1月28日之前繳納,稅額由納稅人自行計算。



    納稅人包括俄羅斯公司以及通過代表處在俄羅斯聯邦經營的外國公司,被認定為俄羅斯聯邦稅務居民的外國實體等同于俄羅斯實體。



    除了上述筆者介紹的相關國家的“權益金”和“差額利潤稅”規定外,近些年來,越來越多的國家,特別是在財政困難的發展中國家,將“權益金”或“超額利潤稅”作為增加國家財政收入,限定外國礦業公司較高利潤的一種平衡手段,普遍提高或新增“權益金”,以及提高或新增“超額利潤稅”的稅費率是一種大趨勢,特別是對貴金屬和大宗礦產品更是如此。



    如原來墨西哥不征收“權益金”,現在依據開征。



    厄瓜多爾也是調高了“權益金”的征稅稅率。有的國家甚至從原來僅從利潤計征“權益金”,現在用利潤計征和從價計征,二者孰高征稅。



    如巴布亞新幾內亞對采礦企業征收附加利潤稅(即超額利潤稅),如果采礦企業現金收益率超過20%,在礦業公司回收其初始投資后就要征收35%的附加利潤稅。



    巴西對按一定公式計算的超額利潤征收10%的超額利潤稅。



    加拿大新布倫瑞克省規定:采礦企業除繳納公司所得稅和權利金外,其純利潤超過100000加元的部分須加征16%的采礦稅。



    加納規定:對投資收益率超過35%的凈現金流量開征超額利潤稅,稅率為45%。




    四、

    保障“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

    中方利益的相關建議




    為了確保中國“走出去”礦業企業的稅收利益,筆者提出如下五項建議:



    第一,對于境外礦業的投資,特別是并購,一定要作好事先的,詳細和專業的財稅盡職調查報告。



    其中包括對目標資源國礦業行業所涉及的各項稅收制度和征管程序要有細致和務實的充分了解和把握,對于相關項目可能存在的各中南稅務風險更要有預先的防范措施,以及做好事先的,依法合規的整體項目稅收籌劃。



    其中要特別尊重和借助當地專業財稅中介的經驗和專業指導,確保投資或并購的依法合規,識別和防范潛在的。特別是并購目標方潛在的,遺留的財稅風險。



    第二,中國“走出去”企業投資境外礦產項目前,要努力爭取同東道國政府簽訂投資穩定協議。



    投資穩定協議一般是由外國投資者同東道國政府簽署,協議中一定要明確約定在穩定期內礦業項目主要稅收、稅率、費率(如增值稅、關稅、所得稅、權利金、特許權使用費、超額利潤稅等)的稅務優惠待遇(如減免)。



    若將來東道國發生相關稅制改革或征管變化,該約定的稅收優惠還應在未來若干年內承繼不變。



    特別提醒:



    除了與東道國當地權威政府簽訂投資穩定協議外,還需要力爭獲得最高權威的政府文件批復,如議會法案、總統令、總理令、最高法院的判案、財政部的免稅函等。尤其是在一些欠發達國家,其嚴重依賴當地的稀有礦產資源收益來發展經濟,加之政局不穩、黨派之爭、地方利益、當地稅收執法人員腐敗等影響,上述強有力的法律程序和形式的保障局更顯至關重要!



    第三,中國財政部與稅務總局要加快簽訂和擴大與中國投資礦產采掘相關國家的雙邊稅收協定。



    目前中國投資能源、礦產的很多國家都是欠發達國家,中國與其中很多國家尚未簽訂雙邊稅收協定,如剛果(金)、喀麥隆、納米比亞、赤道幾內亞、利比里亞、秘魯、哥倫比亞、圭那亞、科威特、開曼、伊拉克、緬甸、巴布亞新幾內亞等。



    因此中國“走出去”企業在這些國家一旦發生稅務爭議,其稅收利益很難得到有力的保障。若已與相關國家簽定有雙邊稅收協定,就要積極運用雙邊稅收協定下的雙邊措施機制,力爭維護中國“走出去”企業應有的協定下的優惠稅收利益。



    第四,在中國的雙邊稅收協定中,要明確企業所得稅性質相關“超額利潤稅”,適用協定對于股利的限制稅率(優惠稅率的適用),即只要是東道國對企業凈所得征收的稅額,不論稅種名稱如何,或是否直接命名為所得稅,都應該適用企業所得稅的稅收協定優惠待遇。



    與此同時,還要在中國企業所得稅法的相關具體操作規定中明確:給予相關“走出去”企業境外稅收合理、及時的抵免,以最大限度鼓勵企業“走出去”,減輕中資礦產采掘企業的稅負,提高企業國際競爭力。



    國家稅務總局曾與哈薩克斯坦通過雙邊稅收協定下的磋商機制,要求哈國給與相關中資企業就“超額利潤稅”適用協定對相關股利(正常企業利潤所得稅)的限制稅率10%,而不是正常預提所得稅稅率20%。



    與此同時,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9年第1號《關于哈薩克斯坦超額利潤稅稅收抵免有關問題的公告》還進一步明確:“企業在哈薩克斯坦繳納的超額利潤稅,屬于企業在境外繳納的企業所得稅性質的稅款,應納入可抵免境外所得稅稅額范圍,計算境外稅收抵免。”



    也就是說,中國相關“走出去”企業不僅可以抵扣在哈國繳納的正常企業所得稅(20%的稅率),還可以同時抵扣在哈國累進級距計算繳納的“超額利潤稅”。



    國家稅務總局對于哈國“超額利潤稅”稅收協定優惠待遇力爭的案例和相應境外稅收抵扣的務實處理規定,給與相關中資“走出去”企業一個極好的參考樣板和今后力爭的方向。



    第五,中國礦業企業要細致、認真學習和把握東道國對于礦產采掘業的特殊財稅規定和優惠政策,準確、規范地進行財會核算和納稅申報,最大限度地保障企業所得稅,“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的稅基依法、合規,不多繳納“冤枉稅”。



    一般來說,相關東道國的稅務部門在確定企業所得稅和超額利潤稅的稅額時,都允許相關礦業企業的將“權益金”在企業所得稅及超額利潤稅的稅基中剔除或稅前抵扣,同樣,對于勘查投資或礦業權購買費用也可以抵扣企業所得稅及超額利潤稅,礦山建設相關費用(采礦投資、選冶投資費用)抵扣企業所得稅及超額利潤稅。



    另外,專門勘查股票也可以抵扣企業所得稅。



    具體的相關項目成本、費用業可以從超額利潤稅應稅收入中扣除或稅前列支各國規定各不相同。



    一如:澳大利亞的礦產資源租金稅(MRRT)規定:可以稅前扣除油氣成本,其中包括可予扣除的勘探成本、開發成本和操作成本。



    但是利息和融資費用、前期進入成本等不予扣除。



    再如:哈薩克斯坦超額利潤稅相關規定中允許扣除的費用包括納稅期內獲取和建造固定資產發生的費用、為財務結算需要而增加或平衡固定資產所發生的費用、地質勘探費用、資源開采前期發生的準備工作費用、勘探期間發生的實際虧損等。三如:剛果(金)在計算超額利潤時,勘查和開發費用不予扣除,但是,對以前年度的虧損是允許稅前列支的。



    因此,相關企業就要準確了解和核算相關東道國對于超額利潤稅稅前列支(或從應稅收入中減除)各個項目的詳盡成本、費用,確認和限定最小的超額利潤稅稅基。



    另外,由于礦產行業屬資本密集型行業,東道國往往需要高額的投入以吸引外國企業。



    一般來說,東道國政府為激勵外國企業參與當地的能源開發、礦產資源的勘探和開采,都制定了一些稅收優惠政策,如加速折舊、勘查支出一次性攤銷、投資加計扣除、虧損結轉的寬限(如延長向前結轉年限、收購方對被收購方虧損的承繼)計提耗竭準備金等,特別是有些國家還對礦業投資有特殊的財政補貼政策。



    加拿大、日本、韓國對礦產勘查階段的就有很大力度的補貼政策。



    例如,加拿大的馬尼托巴省的“礦產勘查支持計劃(MEAP)”規定補貼率為25~50%,但每個項目不超過20萬加元;



    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的“初級礦產勘查支持計劃(JEA)”對該省的勘查項目提供75%的補貼,其中紐芬蘭地區每個項目不超過15萬加元,拉布拉多地區每個項目不超過20萬加元;



    新布倫瑞克省的“初級礦業支持計劃(NBJMAP)”對該省的勘查項目提供50%的補貼,每個項目不超過10萬加元;



    魁北克省為草根勘查項目提供30%的補貼。



    中國相關“走出去”企業要認真學習、掌握并充分享受這些相關優惠財稅政策和規定,做好相關成本、費用“財稅差異”的納稅調整,準確確認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的稅基,力爭繳納或承擔最少的相關稅負。



    在此筆者特別提示:



    近些年來,越來越多的東道國稅務機關對于礦業企業的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稅基的審核、稽查日趨嚴格,以防相關企業人為少計收入,擴大相關的成本支出及費用扣除,減少或侵蝕稅基。有的國家還在不斷修訂相關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的規定,嚴格核定相關收入或收益,或限制或減少可稅前列支的項目,以便增加礦業企業的內部收益率和凈利潤,促使礦業企業繳納更多的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



    因此,中國“走出去”礦業企業要密切關注相關東道國相關稅法的修訂或補充,以便積極準備和應對相應的不利變化、避免被動地被當地稅務機關作納稅調整,甚至補稅和罰款。



    總之,境外“權益金”和“超額利潤稅”與相關東道國的地緣政治、資源依賴以及特殊的財稅政策緊密相關。



    目前中國礦產業在世界范圍屬于后進入者,需要密切關注相關東道國的稅改動向,謹慎評估相關增加的稅負,做好相應的投資決策前的財稅調研和隨后的運營核算。



    但是,我國目前對東道國相關礦產業的相關稅制及具體規定研究不夠、把握不透,尚不能給與中國“走出去”礦產企業有力的支持和幫助。



    筆者希望本文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讓更多的相關者參與到更深入和務實的研究中來,以促進和幫助中國“走出去”礦產企業行穩致遠。



    參考文獻:

    1. 梁紅星  中國“走出去”礦業企業境外超額利潤稅初探 [J]. 稅務譯叢,2023(5)76-80

    2. 劉奇超,沈濤,劉雨萌,從超額利潤稅到暴利稅:歷史流變、政策實踐與未來進路 [J]國際稅收,2023(8)37-47

    3. 李裕偉 《今天,我們就聊聊“權益金”》,微信公眾號:礦業界,2019-10-13

    4. 彭齊鳴 礦產資源權益金制度研究 [J].國土資源情報 2016(2)3-7

    5. 國家稅務總局國際稅務司國別(地區)投資稅收指南課題組,《中國居民赴贊比亞共和國投資稅收指南》,34-36

    6. 國家稅務總局國際稅務司國別(地區)投資稅收指南課題組,《中國居民赴蒙古國投資稅收指南》,48-51

    7. 國家稅務總局國際稅務司國別(地區)投資稅收指南課題組,《中國居民赴哈薩克斯坦投資稅收指南》,93-94

    8. 國家稅務總局國際稅務司國別(地區)投資稅收指南課題組,《中國居民赴俄羅斯投資稅收指南》,103-106

    9. 李承林,王曉軍,候學霞,《哈薩克斯坦超額利潤稅的發展及對石油企業的影響》[J]國際石油經濟,84-89

    10. 郭 鵬,欒海亮,澳大利亞超額利潤稅淺析 [J] 國際經濟合作,2010(7)79-81

     

    發布人:利安達 發布時間:2023-12-05 閱讀:344
    ? 久久无码专区外国精品|欧美综合亚洲日韩精品|在线免费不卡观看日韩av|国产成人AV黄色片
    <progress id="tn3qh"></progress>
      <source id="tn3qh"><track id="tn3qh"></track></source>
      <source id="tn3qh"></source>

      <b id="tn3qh"><acronym id="tn3qh"></acronym></b>
      <video id="tn3qh"><track id="tn3qh"></track></video>
    1. <source id="tn3qh"><menu id="tn3qh"><noframes id="tn3qh"></noframes></menu></source>